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drjing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双子座,一闲云野鹤,喜读书,文史哲天文地理均可,理工科一般。打篮球应当不逊专业队水平。可惜没有多余时间,球技荒废太久了。闲时去大自然中漫步。

网易考拉推荐

【喷涌的泪】  

2016-11-07 21:22: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在莫斯科红场超越时空的11.7红场阅兵的对话,让我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N十年前,在【名作欣赏】月刊上读了两篇曾参加过二战老兵的诗作,一个是长篇的《胜利》,可惜当时没留下杂志和抄录,另一篇是短篇的,也就是苏联阿瓦尔族(柔然)的诗人,其家族在二战中战死了数十口人的退役老兵写的关于看到鹤阵而引发对阵亡战友的寄思,当时,读得我后脊梁骨发凉,本人够理性的了,也可以说是很冷酷性的了,却是不自觉地泪流不止的。。。
这就是一个拥有丰厚人文历史文化和博大人性宗教情怀的,强悍不屈,崇勇尚武民族近一千年来生生不息,屡败屡战而不屈的原因。。。。
观礼台上是即将逝去的老兵,但他们永远不死,精神永在,只是慢慢地远去。。。。
红场上,那些以青年军校生、中学军校生、少年军校生所组成的受阅部队,气宇盎然、步伐坚定地正步走过红场,就是向全世界宣告:向老兵致敬,老兵可以安然地远去,俄罗斯的未来已经由他们来承载。。。。。
严重声明:
本人不是什么主义的信奉者,也不是什么哈俄粉。。。。。
只是对一个以托尔斯泰为代表的满怀人文精神和宗教悲悯情怀的民族的致敬。。。。
这就是“少年是祖国的未来”之句的真谛。。。。。
以下就是那阿瓦尔族(柔然)诗人的短篇。。。。。。
附:
【鹤群】苏联 拉苏尔·加姆扎托夫
我常常觉得,那些在血战中,永远不再回来的战士们,并非埋进了凝固的土层,而是化成了雪白的鹤群。
从久远的年头直到今天,他们高飞着向我们呼唤,莫非正因此,每当我们,仰望长空,总感到肃穆而黯然?
今天,在黄昏前的旷野,我看见雾空中鹤群飞越,他们排成严整的队形,正如当年战场上的阵列。
他们向迢迢征途飞去,我听见他们谁的名字,莫非正如此,我们柔然语,自古以来,就与鹤唳相似?飞呀、飞呀,疲惫的人字,我昔日的战友,亲爱的同志。他们队列中有个小小空隙,想必,这是为我保留的位置!
时辰一到,我就将加入鹤群,飘进这一片青雾漫漫,在苍穹之中,以鹤唳之声向留在地面的你们呼唤。
昨天清理老旧的什物,一老旧笔记本上翻出了当年抄录的这首诗,真是老天有眼啊。。。。只是没有抄录译者的名字,稍有遗憾也。。。当年那本文学刊物的名字也不能确定的了。。。【名作欣赏】【当代外国文学】【苏联文学】???
不记得了。。。此诗人还有一首【母亲之歌】比较有名。。。。
苏联歌曲
《鹤群》是抒发对出征未归的无名英雄的赞颂之情的歌曲。由拉·甘姆查托夫填词,扬·弗伦凯尔谱曲。这首歌是扬·弗伦凯尔的代表作。

折叠俄文歌词

Слова Р Гамзатова

Музыка Я Френкеля

Мне кажется порою, что солдаты,

С кровавых не пришедшие полей,

Не в землю нашу полегли когда-то,

А превратились в белых журавлей.

Они до сей поры с времен тех дальних

Летят и подают нам голоса.

Не потому ль так часто и печально

Мы замолкаем, глядя в небеса?

Летит, летит по небу клин усталый,

Летит в тумане на исходе дня,

И в том строю есть промежуток малый,

Быть может, это место для меня.

Настанет день, и с журавлиной стаей

Я поплыву в такой же сизой мгле,

Из-под небес по-птичьи окликая

Всех вас, кого оставил на земле.

Мне кажется порою, что солдаты,

С кровавых не пришедшие полей,

Не в землю нашу полегли когда-то,

А превратились в белых журавлей...

折叠中文歌词

有时候我总觉得那些军人,

没有归来,从流血的战场,

他们并不是埋在我们的大地,

他们已变成白鹤飞翔。

他们从遥远战争年代飞来,

把声声叫唤送来耳旁。

因为这样,我们才常常仰望,

默默地思念,望着远方。

疲倦的鹤群飞呀飞在天上,

飞翔在黄昏,暮霭苍茫,

在那队列中有个小小空档,

也许是为我留的地方。

总会有一天我将随着鹤群,

也飞翔在这黄昏时光。

我在云端像鹤群一样长鸣,

呼唤你们,那往事不能忘。

有时候我总觉得那些军人,

没有归来,从流血的战场,

他们并不是埋在我们的大地,

他们已变成白鹤飞翔。

折叠歌曲简介

这首歌是扬·弗伦凯尔的代表作。

关于这首歌的创作经过,作曲家这样写道:"有一回,别尔涅斯(按:苏联著名影星和歌星)打电话给我,在电话里念了一首诗,那是拉苏尔·甘姆查托夫(1923-,著名达格斯坦诗人,苏联国家文艺奖金和列宁文艺奖金获得者)的作品,登载在《新世界》杂志上。别尔涅斯要我为这首诗谱曲,我写了好久,歌曲还是没有搞出来。我感到苦恼,一直在考虑。终于想出用无词吟唱引出后面的歌声,用音乐语言表达我所感受和理解的诗的形象和情绪。我立即打电话把别尔涅斯叫来,我和小女儿弹着吉它唱了《鹤群》。别尔涅斯听完了大叫起来,开始逐字逐句认真学唱,当时他正抱病在身。"

《鹤群》第一次演唱是在《共青团真理报》举办的战场老兵的传统见面会上。当时科涅夫元帅和其他部队首长也在。一曲终了,场内久久一片寂静,而后科涅夫元帅含着眼泪紧紧拥抱演唱者别尔涅斯,连声说:"谢谢!谢谢!"

《鹤群》是诗人参加广岛的世界禁止原子弹大会有感而作(歌词只选用了部份诗行),是一曲阵亡将士的安魂曲。但这安魂曲不是森严的,而是抒情的,渗透着人们的感恩之情和永恒的纪念,以及民间对待死亡的达观的态度。

江口涣的散文

折叠作品简介

《鹤群》的原题是《鹤》,选自冯至主编的《世界散文精华》(亚洲卷,陈书玉翻译,江苏文艺出版社1994年2月出版)。是语文出版社七年级下册语文教材第四课的课文。除语文出版社外,其他出版社的语文课文中的注释为"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年版",是错误的。限于资料,《鹤群》一文的具体写作时间不详。

折叠作者简介

作者江口涣,生于1887年,1975年去世,东京大学英文科毕业,是日本著名的、评论家、小说家,曾经担任过《东京日日新闻》记者、《帝国文学》杂志编辑。从20世纪初期到20世纪中叶,江口涣一直是日本文坛上一位十分活跃的人物,曾经是日本"白桦派"的重要作家。他还参加了日本社会主义同盟,是日本无产阶级文学运动的重要理论家。1922年他发表了产生广泛影响的著名论文《论阶级与文学的关系》。他还曾被选为日本无产阶级同盟中央委员长,在日本文学史上与秋田雨雀、青野季吉,并称为无产阶级文学三元老。二战结束以后,江口涣又参与发起成立新日本文学会,与同仁一起创办了《新日本文学》杂志,开展民主主义文学运动。江口涣的作品被翻译成中文的不多,创造社张资平在20世纪20年代曾译过江口涣的一些作品,如小说《一个女人的犯罪》等。二战结束以后,他以农民生活为创作题材,写有《新娘子和一匹马》等小说。总的说来,江口涣是具有鲜明的人道主义思想倾向的作家,他关注下层普通市民的生活,同情弱者,反对法西斯军国主义的残暴与专横。

折叠背景资料

本文选自《世界散文精华》(江苏文艺出版社 1994年2月出版,陈书玉 翻译)。作者被邀请观看鹤群,看到了自然界中壮观感人的场面--救助伤鹤。作者被鹤群齐心协力与苍鹰搏斗、集中救助伤鹤的团结友爱精神震撼了,于是写作本文来讴歌这种精神。

折叠原文

鹤群

江口涣

那一天,晴空如洗,万里无云,是看鹤飞翔最好的日子。

朝鲜东北端咸镜北道有一座山,名叫雁回山。每年到了三月中旬,在十天左右的时间里,每天都有成百成千只鹤,从南方飞回这座高山。一旦来到这儿,鹤群立即展翅高翔,直上云霄,而后调头向北,一直飞去。

鹤这种鸟,寒冬在温暖的南方度过;春回大地,北方暖和时,又成群结队,飞回遥远的西伯利亚或蒙古,在那里产卵,饲育雏鹤。

雁回山附近,是鹤群飞归西伯利亚的必由之地,春天来临,每天都有无数鹤群,宛如飞机的编队,排成队形,通过这儿。

很久以前,朋友邀我说:鹤结伴飞翔,景色壮丽,不可不看。恰逢有事赴朝,我遂偷闲前来一饱眼福。

由清津港乘汽车驶至镜城这个地方,我拜访了山下先生,因为他答应今天引我观看鹤飞。

中午稍过,我和山下先生离开镜城东门,沿稻田中小路,向雁回山一直走去。

南北两侧,险峻的群山蜿蜒起伏,宛如波涛;夹在中间的稻田一望无际,片片稻田,冰荧闪闪,寒气阵阵袭人。

这一天,天气晴和,春光煦煦,在朝鲜是少见的好天气,我们步行到雁回山附近时,已是遍体暖烘烘,脊背汗津津的了。

"不知什么缘故,每天一定在中午稍过,鹤群才飞来。并且,像今天这样的好天气,鹤群明显增多。一群接一群,络绎不绝。傍晚飞来的鹤群,只好落在附近的稻田里,休息一夜,翌日天一揭晓,继续飞向北方。过夜时,每群都一定有一只鹤值班警戒,通宵不眠。鹤这种鸟,警惕性很高。"山下先生一面走路,一面讲给我听。

不久,南侧蜿蜒群山的苍穹深处,浮现出一排黑芝麻粒般的小斑点,清晰可辨。今天第一阵鹤群已映入眼帘。

飞机的编队,一般是三架为一组,排成三角队形,可是我有生以来初次看到鹤的队列,却是一字形横队。

鹤群迅速向这边移动。当飞临我们伫立的稻田上空时,引颈仰望,大小如白鹭,形体已可看清,无疑这就是鹤。这些鹤都是灰白色的白顶鹤,大约有一百只左右。它们一律将长颈伸向前方,双足向后方笔直挺伸,悠然翱翔太空的美姿,实在是无可言喻。

我抬头仰望,脖颈有些酸痛,此时,鹤的编队已渐渐接近雁回山。

当鹤群最后飞临峰峦山巅的上空时,位于队列最右端的大鹤," -- "长鸣两三次,啼声悠扬,响彻太空。排成一字横队的鹤群以此为信号,一齐调头向左转,变成单列纵队。

"怪呀!为什么变换了方向?"

凝神望去,排头大鹤先向右旋转,而后悠哉游哉翱翔高空。后续鹤也都一只紧接一只,向右旋转,直腾高空。

此情此景多么壮丽啊!上百只鹤的鹤群恰似飘摇于飓风中的鸿毛,轻盈飞扬;又如海中的巨大漩涡,缓缓升腾。乍一看,鹤群排成圆形队飞旋,似在游戏;仔细看去,每一只鹤都一点一点冉冉高飞。

盘旋的圆形队和轻快飞舞的鹤姿,悠悠扬扬,壮观绮丽,美不可言。

就在此时,一只大苍鹰,由雁回山的山阴处展开双翅,奋力滑行飞出。鹤群立刻发出嘹亮的" -- -- "的啼鸣声。鹤群发现可怕的苍鹰便互相报警,彼此关照。

苍鹰飞到鹤群上空时,疾速翻身,飕地一声,飞箭似地冲进鹤群的圆形队伍之中。静静旋转的鹤群,阵势立即崩溃,惊恐万分,慌乱啼鸣,扑打双翅,陷入一片混乱。

说时迟,那时快,一只鹤被苍鹰抓住,痛苦地扑打着翅膀,落向下方。于是其它鹤更加狂乱啼鸣,一只紧跟一只,疾速转身,俯冲下来去追逐下滑的苍鹰。

一场鹤与鹰的激战在长空中展开了。

鹤分为几群,每群十几只不等,拧成一团,拼命向苍鹰扑去。在阳光下,鹤的双翅奋力搏击,银光闪烁。鹤群宛如暴风中飞转的云堆,迅速形成漩涡状,上下左右飞舞,光莹耀眼。

苍鹰不知何时已湮没在旋转的鹤中,踪影全无。

战斗继续了好长一段时间。苍鹰虽然壮勇剽悍,可是寡不敌众,束手无策。最后只好放开费了很大力气抓到的鹤,从成群飞舞高声啼叫的鹤群中敏捷悠然地穿了过去,脱离战斗,飞向青天,凌空疾翔,一瞬间,消失在雁回山的彼方。

苍鹰消逝很久以后,鹤群仍然零乱飞舞,担心地啼叫。直到弄清苍鹰不会再来袭击,才放下心来,恢复了圆形队,向高空升去。

鹤群变换队形为螺旋形长队,有如盘蚊香拉长的形状,静静地飞上高空。不久一只鹤慢慢地落后于伙伴,这引起我强烈的注意。

这只鹤可能因为在方才的战斗中受了重伤的缘故,愈来愈落在伙伴的后面,似乎已丧失了继续飞翔的力量。几次缓慢地扑打翅膀,迅速脱离开队伍,身体飘飘摇摇,一直向下方落去。

此刻鹤群又一齐发出了悲痛的啼鸣。静静飞翔的队列又陷入混乱之中。

队列最前方很快翻身飞出两只健壮的大鹤,旋即降到看来已精疲力竭,缓缓下坠的伙伴身旁,引吭高鸣,盘旋周围,好像为伙伴加油打气。然而无济于事。伤鹤虚弱地扑打着翅膀,愈来愈向下落去。

于是,竟然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来救的两只大鹤,伸出长长的翅膀,从左右两侧紧紧靠近伤鹤身旁。将伤鹤扶上翅膀后,各自奋力扇动单翅,静静地飞回高空的队列。

在这段时间里,其它鹤高声啼叫,盘旋高空,一齐等待伤鹤返回队列。待伤鹤归队后,才似乎放下心来,又排成圆形队,向高空上升。

缓缓盘旋上升的鹤群,愈来愈小。开始大小如麻雀,转眼间有如蝴蝶,不久像飞蛾,最后小如蚊。天空清澈如洗,一直可以辨认出鹤的体形。

过了一会儿,由圆形队的先端开始拉长伸直,迅速变成竖线,停止上升。从排头依次调头向北,敏捷地变为一缕长长的细丝。风弛电掣般地一路向北飞去。

"在那高空中,一定有一股由南往北始终猛烈流动的气流。鹤群清楚知道,如驾乘这股气流,就能轻而易举地飞到遥远的北方。因为这个缘故,鹤群才集中于此。特意飞升到高空。鹤是一种挺聪明的鸟。"

一直凝视着向北飞去的鹤群,山下先生钦佩地讲着。

这时,刚才三只鹤把身体紧紧靠拢一块,由后方追赶队列的情景又一次萦绕脑际。

"如今那只强健的鹤仍旧用翅膀载运着受伤的伙伴吧!在那样高的太空中,这是件多么苦的事情啊!为了不抛弃伙伴,三只鹤结成一体,只振动单翅,翱翔高空,鹤是一种多么友爱的集体啊!"

想到这儿,我又一次引颈仰望,凝视北空。只遥见许许多多微小的黑色斑点,排成一列,一路向远方飞去。哪个斑点是那两只强健的大鹤,已分辨不清。这些又黑又小的斑点,渐渐消逝于晴朗高空那耀眼的蔚蓝色之中。

不久,南面的天空中又出现了一群鹤。这群鹤也如此,飞到雁回山上空时,排列成巨大的圆圈,缓缓盘旋上升。最后也调头向北,消逝在蔚蓝色天空的深处。

接连飞来的几群鹤都如此。这些鹤一般以灰色的白顶鹤为多,偶尔也有绮丽纯白的丹顶鹤飞来。

另外一件有趣的事情是,每群鹤所排的队列,形形色色各不相同。

开头的那群鹤排成整整齐齐的一字形横队,第二批鹤群排成一字形竖队。同是一字形横队,有的左端突出在前,右端落在后面;相反,有的右端突出在前,左端落在后面。有的排成山字形队列,中间突出在前,两端落在后面。

但是,各群鹤相同之处是,飞在排头和排尾的一定是强健的大鹤。它们是鹤群中最健壮的,也是最熟悉路途的,它们飞在排头和排尾,负有保护鹤群和带路的任务。队列中有时候夹杂有小鹤。这时,父鹤和母鹤一定飞在子鹤的两旁,小心保护,三只鹤并排前进。

这些集团鹤群翱翔高空的漫长旅途,还要继续数日吧!为了产卵,它们还要飞翔几天才能到达遥远的北国呢!

但愿刚才与苍鹰搏斗负伤的鹤,救助伤鹤的两只健壮大鹤,不,无论哪一只鹤,翱翔天空的所有的鹤,无一例外,都能够平安无事结束旅程,顺利地飞到安乐的北国。我凝眸高空片刻,心中这样祝愿着。

鹤群仍然一群接一群飞来……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